小灰足迹


熔岩火山、原始部落——无可取代的埃塞俄比亚

概况:出发时间:2015-02-18,出行天数:11 天(不含国际往返),人物:小灰哥&小虎&双方父母共6人

大家关心的问题:住宿、车况、安全、签证、地接质量价格等

1、费用:每人每天135刀

2、地接旅行社:Alpha埃塞公司

注:因为国人对埃塞了解不多,少有人慧眼挖掘到埃塞這块瑰宝,所以可知道的地接旅行社也极少,更别说如何去对比服务质量了。而Alpha公司是Gere(小灰的地导)从事十多年导游工作后自己成立的公司,因为公司刚成立几年,目前处于攒口碑的成长期,服务质量都非常有保证,然而价格却很亲民。

小灰哥也是经在非洲工作n年的苦逼同学介绍朋友Gere给我,我两谈好行程价格后,提前付好定金,从机场接机开始一直到送返,吃喝拉撒、司机导游全包,非常省心。

PS:因小灰在行程期间真心感受到Gere的真诚与善良,也享受到愉快的旅行体验,对Gere感受非常好,比如第七天晚上小灰预定的航班,因Gere个人原因造成误机,Gere非常自责,自掏腰包重新购买了我们一行7人第二天早上的机票,而且晚上还请我们吃大餐,请我们喝啤酒作为赔礼;还比如回国后Gere询问我感受,我说很好,但也略微吐槽了最后一天的司机没有安排我们去大超市买特产,只去了个小超市,啥也没买到。Gere竟然反复要求我提供地址,特地越洋寄来6条当地的织布巾,礼轻情意重,小灰哥真是感动万分。我们就这样互相成了很好的朋友。

受Gere真诚的委托,希望我能帮他介绍更多的中国朋友了解埃塞,当然我非常乐意把真诚善良的Gere推荐给大家,希望大家都能像我一样,亲身走进埃塞、然后不可救药的爱上埃塞。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随时联系小灰哥,小灰哥非常乐意为大家效劳。小灰提供的价格是Gere独家给到的协议价,所以会比直接与埃塞公司谈更便宜,而质量也不会打一点折扣。行程也可以根据你的需求自由定制,都有专业的导游、司机、优良的车辆和露营设备

要是Gere知道事后小灰会这么挺他,估计当时该考虑给我免费玩埃塞的吧,哈哈哈哈哈。

3、酒店:地接公司全称安排

经过此次行程,深有体会:不建议大家自己定酒店,因为整个行程一定会有变化,比如之前和Gere谈好的行程,结果有一天凑巧遇到很精彩的跳牛仪式,因此后面的行程就需要全部调整,还比如若凑巧碰到不同部落的集市,也是非常值得参观的。如果提前订好酒店,行程会相当受限的。而且本身全包价也不贵,何不放开顾虑随意玩耍呢。

有几个地方可以说明下

火山区只能露营。

南部奥莫河谷一般就是住在arba minch、tuimi、jinka镇,这里既有普通条件的hotel(干净卫生可保证),也有条件较好的Lodge,就看大家的预算了。

4、安全问题就不用担心了,因为有军队护卫,原始部落区每天都有军人驻守,以防他们滋事,而火山区,军人更是一路护送上山。

途中小灰就碰到了件很感动的事,小灰这一队里,头天上到火山,第二天上午下山途中,一位老人心脏不好,途中无法再行走,结果刚刚顶着烈日徒步两个多小时到山脚的军人和地接导游,听闻消息,立马返回山中,用担架将老人扛了回来。小灰当时一个人轻装下山都又累又热的不行,见到他们这样付出,更是感激加感动,他们再次回到山脚都摊坐到地上了,但嘴上还不停说着人安全的就行~~~

5、如果你就是不想选择全包的地接,那你也必须选择包车,千万别以为像其他国家一样能自己驾车,尤其去往火山区域,一路全是绿洲、沙漠、砂石,我们随行都是一车队进去的,其中一辆车陷沙后,车队随时就能赶来营救,这样能保证大家都安全抵达火山。

南部路况较好,但有些原始部落需要绕进去,也不好找的,还是需要当地司机才能熟悉道路。

所以小灰强烈建议大家别冒风险。

6、签证

有三种方式

(1)小灰哥走的落地签,从第三国进入埃塞,小灰选择的从开罗飞埃塞亚的斯亚贝巴,下飞机即可办理落地签(40美金,快速办理)。

(2)国内大使馆办理,签证材料也比较简单,可参考大使馆网站签证要求:

http://www.ethiopiaemb.org.cn/chinese/coninformation1.htm

小灰可联系Alpha埃塞公司提供邀请函。

7、机票

埃塞境内和返程,埃塞航空联程机票,性价比很高,航班服务也不错。

身边的朋友同事经常问我,你去过这么多地方,觉得哪里最好玩?在没去过埃塞俄比亚前,我会仔细想想,澳洲?新西兰意大利美国泰国南非?墨西哥?各有各的特色,非要回答哪一个是最好玩的,我也不确定。

去过了埃塞俄比亚,我的答案从此变得唯一,在写这篇游记时,离我从埃塞回来已经过去快2年,这2年我依然在继续我的环游世界,期间去了帕劳加拿大西班牙葡萄牙以色列约旦。但我相信,无论我再继续行走任何地方,埃塞俄比亚在我心中将永远无可取代!

写这篇游记落笔的那一刻开始,我心底不禁波澜涌动,在埃塞的每一幕全部浮现眼前,埃塞的贫穷和落后、孩子们天真的笑容与友好、原始部落的神秘和精彩、置身火山口的熔浆奇观、陪伴我们十多天的地导司机的真诚与善良……,所有所有撞击着我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我从未想过再次回到任何一个地方,但是埃塞俄比亚,我终会再次前往!

2月18日早抵达亚的斯亚贝巴,Gere带着两辆四驱车早已在外等候,小灰哥和爸妈一车、小虎和公婆一车,两车六人,一路向南,至抵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南苏丹三国交界处,探索隐藏在世界上不为人知的小小角落——非洲最后的原始部落奥莫河谷。

机上拍摄亚的斯亚贝巴贫瘠的大地。


机场灰机,不知是不是荒废的。

车子进入市区,亚的斯亚贝巴匆匆一瞥。

一会功夫就上到快速路了。

 
路过一个小村落,下来看看。
孩子们看到下来的人是这副面孔,全都跑到路边来张望,露出真诚的笑容。写到这我突然想哭,眼泪水都在眼眶打转了,其实我从来不是感性的人。
 

这是我们六人包的两辆四驱越野入镜,白衣是Gere,另一个壮壮的是小虎车的司机,也是个健谈的不行的家伙。

因为我们昨晚刚刚从埃及出来,还带着对埃及人民印象狂差的情绪。埃及全是恶意索要小费的骗子,因此这会我们还保持着警惕的心理,小孩们拥上来时,我们表现得有点距离感,车子出发后,我问Gere埃塞这边的人民情况,他告诉我不会有那种情况发生,这边的人都很善良,他们顶多会向你索取水、糖果,因为这真的是他们极度缺乏的资源。顿时间我懊恼死了,刚才孩子们真诚的期望却换来我们的防备之心。
整整一天路程,傍晚才抵达Arba Minch小镇,埃塞南部一个主要的小镇,这家旅馆也是这几天在奥莫山谷最好的,还有wifi,我们前后共住过两晚,但越往部落深处走,条件就越艰苦,还不可避免停水停电的情况,但Gere都尽量帮我们联系到有水有电干净的住所。
关于这点要特意批评我妈,享受惯了,有一晚刚到住所,她向Gere投诉她刚看到路上有几家看起来都更好,埋怨Gere带了个差的。Gere为了证明他的清白,特地带着我们去实地考察了其他几家,结果发现正如Gere告诉我们的,外观看起来似乎还过得去,但内部住宿条件真的比他带我们去的那个差了不少。后来一路上我们大家都非常信任Gere了,他还打趣的给我们说,别看现在条件艰苦,你们就好好享受这几天在原始部落的住宿环境吧,后面去了达纳吉尔凹地的火山之行,呵呵呵呵。。
Ps:我右边该死的野鸭,最后一晚住这儿和它打架时,被它步步追击,最后以被它狂咬为结局战败,腿都给咬青了,这家伙比狗还狠。

第二天清晨,乘船游览Lake Chamo,湖里有非洲大鳄鱼和成群的河马。
乘船前湖边的白叶猴到处跑。

有大兵守湖的哦。


黑鬼捞鱼,树上老鹰盯着,黑鬼就不怕鳄鱼袭击???

 

捕到的鱼给我们瞅瞅

岸边好多大嘴鸟,飞咯飞咯。

河里有成群的河马、鳄鱼,可惜只拍到了河马,当时就在船边突然浮上一条超级大的非洲大鳄鱼,起码5米长,结果没来得及拍照就钻下去了,全程就看到这一条大鳄鱼,呜呜呜。

结束游湖,开始进入部落。今天正好碰到Key Afar小镇的集市,进去参观一下,各种各样不同部落的人聚集在这,以物换物,初次见到这些原始部落人,大开眼界,相机擦擦擦不停!

 
 

 

 

 
年轻人会乐意被拍照,并索要拍照费,但年龄大点的人,会呵斥拍照的行为,甚至出手。

 

  

 
合照就不像偷拍了,一定要给钱的哦,一般一人给5比尔(也就1元人民币)。

 

 
妈蛋,这才一个集市,就谋杀我多少菲林啊,更加精彩的还在后面呢,各位不要激动,继续往下看。
抵达金卡镇Jinka,吃过饭,我两在小镇逛逛,孩子们在大草坪踢球,看到两个陌生的中国面孔,孩子们很热情,邀请小虎一同踢球,呵呵,难忘的经历哦。
虽然我不知道他在那里装啥逼呢,自己又不会讲不会听英语,但也踢得有模有样,分得清自己的队友是谁。

 

 
结束后,给孩子们买了两个新的足球送给他们,他们非常高兴,这些用品对他们来说太需求了。
第三天,一早前往Mago National Park,第一个参观的Mursi部落,全球闻名骇人的唇盘族,也是此行我最喜欢的部落,割开下嘴唇,嵌入五颜六色的铁盘,盘子要越鲜艳、越大才越漂亮、越容易找到配偶,哇滴个神嘞,这口味真是太重了,Ps:部落族人都配枪的,而且政府也派驻了军人监管,避免原始人闹事,你懂的,他们都没有文明社会。
重口味特辑开始了,尽情欣赏吧。

 

 
 

 

小虎说他有点尴尬,不敢看,你说他说的真话吗?

黑女人倒是很坦然,对他很不屑的样子。

照顾一下唇盘族的男人的感受嘛,上照。

 

 

 

下午到Ari village,以手工艺为生,白天大人们都去集市了,一大群孩子们呆在部落里,我们一到,全拥上来,围着我们,一路从头跟到尾,和我们嘻嘻哈哈,开心极了。

 

一点距离感都没有,真是好怀念这段经历。

 

围着小虎,教他做游戏。小黑鬼Gere入镜。

 

可怜的小盆友,看看他的腿。我妈搞得像走入贫困山区巡视一样

看看孩子们,看着心里难过吗?我发给他们好多糖,不够分。



 

第四天,前往Turmi,这里主要居住Hamer部落。所有部落里,我觉得Hamer是最妖娆美丽的部落,他们把头发编成细细的辫子,染上红色的涂料,这样显得很美丽,服装也非常奇异而漂亮。
来到Dimeku Market集市,这里看到的几乎全是Hamer族了。

 

 

这个的发型和那啥怎么有点让我恶心呢。

从集市见到这位美人,一路跟随她美丽的背影,来到河边。

 

 

看到河对岸陆续不断的有族人过来到集市,同时河里男女女就这样洗着澡。Gere解释说,他们天未亮就扛着集市交换的货物从村子出发,一路走好几个小时,一身大汗,抵达河边,洗个澡,然后再去集市开始交易。哦,原来是这样,那跟着小灰哥一起参观下少儿不宜的大场面吧,哈哈。

男女混浴,不要激动,镇静点好吗,还让不让我继续播放啦?

 

是树的倒影?还是黑鸡鸡?哈哈,镇定镇定,不要慌张!

这时所有人都发现我在“偷看”他们洗澡,一个个捡起石头准备砸我了,我擦!

小灰哥闯荡江湖多年,是吃素的吗?伴着甜甜的笑容,劝说他们放下防备,我也是来和大伙一起洗澡的,不要认生嘛。小伙子一下子就开心了!
欣然接受小灰哥的肆无忌惮任意狂拍,他们自己都觉得好笑啊,但我们自己的六人组的其余五人,都已经全部退居二线,河上观望,不敢陪我同行。

看小黑鸡都洗翘了,哈哈哈哈,笑啥呢?

逛完集市,到旁边小店喝杯饮料休息下,和这三个小朋友嬉闹了一会。

 

吃午饭了,一人一盘炒饭,前两天还能吃羊排、鸡排、啤酒、果汁呢,呜呜呜,好怀念。。。知道条件多恶劣了吧,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哈,总比原始人吃得好多了哇。

餐厅还遇到个小盆友,大摇大摆的向我们走来,妈蛋笑死我了,牛逼哄哄得不行

小虎不是一直想要儿子吗?这个能抱回去就好了。

吃过午饭,Gere高兴的告诉我们,运气真好,凑巧今天Harmer部落有"bull-jumping"跳牛仪式:当一个男人到了成家的年龄了,部落就会为他举办跳牛仪式。家中的女性,包括母亲、姐妹等,为了表示她们对家中这个男人的爱,会踊跃的接受男人的鞭打,打得越重,说明感情越深。然后男人需要赤身裸体的从牛背上成功跃过,这样才有资格结婚,如果跳牛失败,则只能等到下次仪式,直到完成挑战。听起来是不是很有趣?不容错过哦,赶紧出发前往仪式地点。不过这个是行程计划外的,需要额外交钱哈。
先来到一个地方,一些人在这里等着。

 
只见到几个男的用涂料给一个男的脸上画图案。

 

然后一个男人拿起鞭子,所有女人都争相恐后的凑上去,唱着歌求他抽她,丫的,一鞭子下去清脆的一声pia,肉一下子就翻开,露出白色的大块肉,看得小灰哥蛋痛,这是哪门子风俗啊,太遭罪了。

 

然后他们全部起身离开,我赶紧跟着他们一同行走,走了十来分钟,到了一个蛮大的休息场所,部落的人大都在阴凉棚子下休息,估计都在等着仪式正式开始吧。

 

而还有些年轻人则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下聚集。

 

几个老太在烧水。

呃,看到树下聚集的女人背上,被刚刚的鞭子抽得惨不忍睹,这么热的天,后面怎么处理伤口啊。发现每个女人背后都会有鞭打过的新伤旧伤。

 

 

接着,树下的女人们开始围着圈吹哦、唱哦、跳哦,好不热闹。

主角上场,准备跳牛咯,就是这位光屁股黑娃。

刚开始冲,牛给跑了,大家一骨脑全冲出去了,不知道发生啥了,小灰哥顾不了那么多,只知道撒腿跟着光屁股跑。

没想到跑到这里,集聚了一大群牛,上百头吧,把光屁股围在里面。
 

光屁股男来到起跑点。

壮男们围着牛群,把牛挨个归归拢,排成一列。

 

准备就绪,光屁股开跑,冲上牛背!!!

  

哎哟,掉下来了,脸丢大发了,重新来!

 

后面很顺利,来回三次完成挑战,跳牛成功!小伙子,你赢了,你可以合法结婚啦,恭喜你!!!
太阳下山了,跟着他们一起往”回家”啦。

第五天,早上前往Omorate,这个也非常有意思。来到一条河边,需要乘坐一个很有独特的空心树干做的小木舟里才能抵达对岸。

 

上岸参观Dasenech 部落,这个部落的特征是女人都赤裸上半身

跟随她们美丽的背影来到她们的部落。

进到部落,全都像看猴一样看着我们。

吸奶好痛 

姐妹花。

 

 

 

部落族长都出来了,和他say byebye!

这是Erbore部落,先来个全家福。

再痛一次

老爷爷老奶奶

三姐妹。

Karo部落,特征是身体彩绘。

晚餐Gere带我们来这里吃的,环境很好很漂亮,一人点了一份大餐,外加新鲜芒果做甜点,好享受哇,感谢Gere在如此恶劣的原始部落里赐予我们如此奢华的食物。只不过晚上不是在这里住宿的,应该是这家挺贵的,Gere给我们的价格包不住吧,哈哈,没关系。

 

 

第六天,Konso部落,是个挺干净现代的部落了,主要以织布为生,注意到这边的房屋已经和之前的茅草堆不一样了吧。

 

 

回程路上,望见远处有个集市。河边密密麻麻的人洗澡呢,这几天裸男裸女见多了,估计总量都比我见一辈子小虎洗澡的次数多了,见怪不怪。

Dorze部落,是个很穷的部落,生存环境很糟糕,小盆友脸上全是苍蝇,密密麻麻,看着令人心酸、心疼。

 

这个部落是以部落里这些现成的树为生,树干刮下来搓成细泥,加工成饼,火上炕熟就可以吃了,我们参观了整个过程,但都没敢尝,太多苍蝇了,部落里的居民见我没吃,拥上来全瓜分了,吃得好香。

  

 

这几天一路上都是小盆友们,他们远远的看到车子,就会跑过来,各种方式想拦下车辆,路中间撕腿子的、露鸡鸡的、表演跳舞的,等等,只求我们能停下来给他们饮用水。可惜我也无能为力,车上的水只够自己喝,我只能尽可能散一些糖果给他们,他们也非常开心了,真的太可怜了。

 
第七天,回程前往默克莱,因为第一天在Lake Chamo中只见到一眼鳄鱼,Gere估计中国人没见过鳄鱼吧,返程路上还特意把我们带到一个鳄鱼养殖基地看非洲大鳄鱼,不想我们留下遗憾。说实话这景点没啥意思,还浪费了Gere的门票钱,只能心里感谢Gere了。
门口碰到野生蓬蓬。

巨肥无比,掉下去会怎样?

回程路上还能看到这种树上挂的蜂窝。

又遇到个贪吃狒狒,车停下来,逗了他一会,扔个香蕉给他吃,香得很。

 
时间还算充裕,路过一个类似纪念碑群的地方进去参观了下,大概的意思就是英雄死了会刻剑在一块石头上,以此纪念这位传奇人物。这里共有上百块石头,意思不大,看看就行。

 

傍晚返回亚的斯亚贝巴准备搭乘晚上的飞机前往默克莱,是小灰哥提前在国内时订好的机票。结果悲剧发生,因Gere个人失误导致我们全体误机!查了下幸好还有明早的航班,Gere自掏腰包预定了我们所有人明早的航班,没有影响到我们既定的行程,此外已经离开的司机,听闻我们误机后,毫无怨言的牺牲自己的额外时间,返回来接上我们寻找亚的斯亚贝巴的酒店。同时为了表达歉意,Gere晚上还带我们去吃超级大餐喝啤酒,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在这几天,Gere给了我们很多超出他本身职责的帮助,Gere说很多事情是我们意料之外发生的,有好的也有坏的,但我们要以积极的心态去接受,因为this is life!我很感动,也为Gere对待客人的责任心和他生活的正能量赞100次,也是我乐意和他成为朋友的原因。
埃塞南部奥莫河谷的原始部落探访之旅就此结束,难忘之行,收获了好多人物大片。接下来期待后面几天有着不同精彩的北部之行吧。
 
先介绍下埃塞北部阿法尔地区( Afar Depression)的达纳吉尔凹地(the Danakil depression),这是世界上最荒凉的地区,因环境极其恶劣被称为地狱之门。这里有Erta Ale火山熔岩湖和Dallol火山,是地球上罕见的自然奇景。当然,这两个火山爆发起来,那也是相当的震撼和壮观的,事实上在2005年爆发的时候,给当地造成了很大的损毁。由于其震撼壮观和拥有的绝美色彩,吸引小灰哥冒险前往。
但埃塞北部还是相当危险的,居住在那里的人们也非常难相处不好客,曾经也有游客在那里被杀害。因此我们一路上都看到有政府派驻的军队驻守,甚至在我们游玩的时候,武装军人会一路跟随保护,以防暴动。
早早抵达默克莱,把我们一行六人额外的行李全部寄存在Gere那里,只能携带一些随身的用品,前面Gere早就给我们打好预防针了,火山之行条件将相当艰苦恶劣,全程露营(说是露营,其实根本没有营、没有帐篷,就是直接躺地上。。。),更不会有洗澡的地方了(不过可以用矿泉水洗洗脸、抹抹身子)。
10点左右,从默克莱出发,驱车前往尔塔阿雷火山Erta Ale。Erta Ale是由两个熔岩湖组成的熔岩区, 是地球上仅存的五个熔岩之一,并且还是地球上唯一的永久性岩浆湖。Erta Ale的大意是“冒烟的山”。该火山也是世界范围内环境最为恶劣的地方,生存环境恶劣不宜居。
先前往Dodom,位于火山脚下,从那里开始攀登火山,路程约80公里,但不可想象的,这或许是世界上路况最差的一条路了,一路会穿越复杂多变的地质地貌:凝固熔岩、岩石、沙漠、仙人掌绿洲等,80公里的距离花了6个小时的驱车时间,而四驱车司机的技术更是吊炸天,一个车队的四驱车共同奔向Dodom,路程中必须相互照应,随时都会有车子陷入困境,另外的车辆随时赶来救援,如果想单枪匹马闯入火山,我估计只有死路一条。这场景就感觉像《疯狂的麦克斯》里一队疯狂人驾着战车披挂上阵往前冲一样,相当有feel。


 

 

到达火山脚下已经下午5点,收拾整顿,再一次被要求卸掉本身已不多的行李,只需要带上水就行了。吃过晚饭,8点开始攀登火山。全程17公里,在黑夜里足足用了3个小时登上火山,途中有骆驼扛了一些基本的装备。
登山路中,一直遥望着黑夜里那团火光作为希望,知道那就是火山喷发的光芒。终于登顶后,在逐步靠近火山口的路上,会进入浓烟刺鼻的硫酸气味和整个身体迎面扑来的层层热浪的环境,眼睛睁不开、喉咙干涩、鼻涕直流,需一会时间才能适应后。
站到火山口,就在我脚下,1780度高温的岩浆湖就这样翻滚着,迸发出几十米高的岩浆,不时还会有局部突然爆裂。只要我往前一米,可能我就融化于这岩浆,如何才能形容我此刻的心情?岩浆背后是山体,可见岩浆迸发的高度。

 

呆到凌晨3点,就在火山口几百米外,躺在垫子上,和衣而睡。天上的星星正如想象中的密密麻麻,我想和小虎能这样望着星空,浪漫的聊会天,却不到半分钟,就沉沉睡去。
清晨天蒙蒙亮,被叫醒,再下到火山口观赏白天的火山容貌。
呵呵,忽略我背包里塞的被单,因为要睡地上嘛,还是带上垫一下才安心。

 

这会天已全亮了,岩浆的火光没黑夜中显眼了。

 

太震撼了!!!

谢谢武装军人的一路随行保护。

踏着曾经火山喷发凝固到山体表面的岩浆石。

 
 

 

不远处有着另一座火山,也是活火山,但目前处于休眠状态,可以看到曾经火山爆发后,凝固在浆体表面的形态,也是相当滴震撼!

 

中午前下到了山脚,这里有个小插曲,在等待车队集合的时候,听闻后面下来的游客说,有个西方老头在下山途中身体不适。那些一路随行的士兵、还有我们的随行导游,才刚刚冒着烈日非常累的下到山脚,听闻这个消息,立马仅留了一两个人照顾营地,其余人带着担架全部重新入山,搜索营救,估计过了两个多小时,才看到他们把老头扛回来,安排老头单独离开就医。为这些军人和导游们再次点赞,在让大家玩得尽兴的同时,尽心尽力的保证每个人的安全。
下午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湖,终于可以洗个澡了,冲冲身上的硫酸味和黄沙,没想到下水后发现是个盐湖,浮力很大,有点像死海的意思蛮有趣的。湖边还有个硫磺温泉,池塘般大。晚上就在湖边搭个帐篷睡的,哈哈。
第三天,从湖边出发,下午抵达一个休息站,今晚在这睡觉,先来看看环境。
小羊子不认生,喜欢吃萨琪玛,嘿嘿。
受不了我妈了,和我一样喜欢调戏动物。

不要以为后面的破屋子是睡觉的场所,你想多了,那都是别人的家,但至少今晚有床啦啦啦啦。
当晚我和小虎把我两的床扛到了一个房子后面,挡风还蛮有效果的,睡得也很香,而且清晨我还听到身边悉悉索索的的一群脚步声,睁眼一看,妈蛋,一群羊子就这样盯着我。哎,回想起来,真的是太开心了,在埃塞的每件事,都能让我一直开心下去呢。

 

 

第四天,前往Dallol达洛尔火山,一座埋藏在1千米厚的盐层地下的火山。在地上它表现为色彩斑斓的泉水和奇特的盐土地貌上的喷气孔,硫磺以及其他矿床。
路上还遇到运送盐块的骆驼队。

路上风景。

抵达参观地,同样有军人守护,要陪同我们一起上到火山。

我妈太热情了,抓住黑鬼的手不放,你能矜持点吗,太给我爸丢范儿了。

踩着这样的石块往上爬。

山顶开始出现像钟乳石一样的物体,很奇特吧。

 

 

还有像莲花盘一样的东东。

 

不是我掰下来的啊,千万别喷我。

 

看地表,好奇特。

往里走开始出现色彩斑斓的神奇的火山表面了,进入奇幻奇妙的色彩世界。

 

 

 

 

 

我手指的地方正在源源不断的喷硫磺水呢,这些水是溶解性极强的酸性水,只可远观不可触及哦。

 

 

火山地热形成的好多硫磺泡哦。

 

 

 

 

 

 

视觉的盛宴啊,地球上还有哪里能比这里更加美丽?你说!

 

 

 

 

谢谢他们的一路护送,保证了我们大家的安全。

下山,广袤无垠的大地啊,看到我们的车队了吧。

 
这是从网上找到的图片,从空中俯瞰达洛尔火山全貌。

又来到另一个蛮酷的山区salt mountain。

 

 

 

抢过来,把玩下,军人可喜欢小灰哥。

 

这是个硫磺湖,红红的湖水,冒着热泡,手可以伸进去,促进伤口愈合,但很痛的哦。

Ragad,产盐地,参观当地人从地面开凿、制成盐块,由骆驼搬运。



小乖乖,辛苦你们了哦

美女与野兽的亲吻,骆驼弟弟一晚上高兴惨了吧。

最后一个目的地,来到美丽的Lake Assal,进入纯净的白色世界,是不是有点玻利维亚天空之镜的感觉哇。



下午就返回默克莱乘坐飞机经亚的斯亚贝巴返回上海啦。
至此,埃塞俄比亚南部奥莫河谷原始部落探访和北部达纳吉尔凹地火山探险结束,这无疑是小灰哥有史以来身体与心灵都得以修行的一次旅程,埃塞就这样深深的嵌在小灰哥心里。不过有个遗憾的是,就11天的行程,最终不得不放弃了另一处世界闻名的拉利贝拉岩石教堂以及埃塞北部,真的非常可惜,一定要弥补这个遗憾。
回国后,我常常还想起在埃塞经历的一切,为孩子们恶劣的生活环境而心疼、被他们纯真的笑容而深深触动、被绚丽壮观的大自然奇迹所震撼,另外还结交了Gere这个真诚善良的朋友(小灰哥周游列国,爱在当地结交朋友,但像Gere这样的朋友仅此一个),埃塞,我一定会再回来!